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体育娱乐场
来源:网上转载

  当年抛弃女友选了她

  我19岁就跟老婆桃夭(化名)结婚了,那年她18岁。当年我们的大女儿就出世了。

  桃夭是邻村的,当别人把她介绍给我时,我有个女朋友,叫琴珍(化名),琴珍对我很好,可是,我只看了桃夭一眼,就决定跟琴珍分手,选择桃夭。

  我问如江,你老婆桃夭一定很漂亮吧?如江很认真地想了想说,是很漂亮,但我决定选择她的时候,还没看清她的脸呢,只是一个动作就让我怦然心动,爱情有时就是这么神奇。

  当时是夏天,介绍人带我去桃夭家里,她正在竹床上睡午觉,穿着一件白衬衣,听说我们来了,赶紧起来。她侧着身子起床时,长长的直发,遮住了脸庞,长发被风轻轻吹拂,脸庞显得若隐若现,我感觉她的侧面很美很美,一瞬间震慑住我了。还没等介绍人说什么,我当即就在心里做出了决定,就是她了,我一定要娶她!

  琴珍三天三夜不吃不喝,闭门不出,任谁敲门也不开。她父母求我劝劝她,我到她的卧房去敲窗,她也不开。

  最后,我还是狠下心做了负心人,跟琴珍分手,跟桃夭结婚了。

  以前跟琴珍一起种过一棵爱情树,现在,那棵树长得有一大碗口那么粗了。后来,她经常去那棵树下流泪。

  这几年,桃夭经常让我怄气,偶尔见到琴珍,我也不说什么,她也许不知道桃夭对我不好。去年我们在一个共同的亲戚家碰到了,一起去看了看那棵树,她什么话也不说,只是流泪。这辈子,琴珍是我唯一对不起的人。

  她一次次给我戴绿帽子

  跟桃夭结婚之后,我们感情很好,只是一连生了三个女儿之后,我父母对我们态度有些不好了,农村人重男轻女观念比较重。

  三个孩子负担太重,2002年,我决定离开家乡去广东打工,桃夭舍不得我走,她说再苦再难也不要分开,我说,我是男人,要养家糊口啊。她哭了,还是同意我走了。

  三个月之后,我回到家,从女儿嘴里我隐约知道,桃夭耐不住寂寞,出轨了。

  我没有埋怨桃夭,也不想问那个男人是谁,原谅了她。她本来就是那种依赖性很强的女人,要人娇要人疼的,只怪我没在她身边陪伴她,照顾她。她哭着向我承认了错误,求我不要再出门,我答应了她,再没出过门,这几年一直守在她身边。

  可是,我守在她身边,她还是一次次出轨。

  几年前的一天晚上,我出去捕鱼,回来的时候,敲了半天门,她才打开后门让我进去,黑暗中,一个男人从大门出去了……

  这一次,我最后又原谅了她。我认为是这几年我忙于生计,冷落了她,她不耐寂寞才那样的。

  2008年的一天,我回家时,她和一个男人在我们的床上被我撞到了,我气得把那男人狠狠地打了一顿。

  她脸上挂不住,吵着要回娘家。女儿扯着不让她走,她竟然恼羞成怒地拿根棒子要打我,我一闪身,她一棒子打在女儿身上,我心疼女儿,气极了,夺过棒子打她,她自知理亏,也不躲闪,任我打。

  晚上,我看她肩膀都青淤了,又心疼了,给她敷。她哭着说:“你那一棒子,把我们之间的最后一点亲情都打断了。”

  桃夭竟然从无理变成了有理,对这个转变过程,我这个旁听者都觉得有些神奇,就像看赵本山的小品《卖拐》时的感觉一样,但如江一点都不觉得奇怪,讲这件事的时候,他似乎还颇有些自责。

  她执意要做丢人的偏门生意

  后来,我们承包了村里的鱼塘,桃夭似乎也洗心革面了,拼命干活,再没出什么事。

  女儿们一天天大了,都能做事挣钱了,家里的日子一天天好过起来。

  去年,大女儿和二女儿在汉口开了家服装店,让桃夭来帮忙。后来,两个女儿又去南方开店了,把汉口的店子交给桃夭。我让桃夭回家,现在家里经济宽裕了,日子也好过了,农村不比城里差,但她似乎习惯了这里的生活,不肯回去。

  去年6月,她突然提出跟我离婚。我不同意,苦日子都过去了,现在女儿们都长大了,日子好过了,为什么要离婚呢?

  10月,家里的农活忙完了,我就到汉口来找她,这才发现,女儿们走后,她改换门庭做那种“偏门”生意了。

  我问是不是那种“休闲”小店,如江不好意思地说,就是,你应该知道那是做什么生意的。

  我真是气呀,苦口婆心地劝她跟我回家,我说,这种不干净的钱,再多咱都不要,再说,她出来大半年了,也没见她寄一分钱回家。我说,我可以养活她和孩子们,不需要她挣钱。但她死活不肯跟我回去。

  上个月,她对我说,不做那种生意了,要好好过日子,做正当生意,让我给她钱,开个大点的门面。对她,我总是狠不下心,只好依她,拿出全部的积蓄四五万块交给她。

  可是,等我再来一看,差点气晕过去,她做的还是那种生意。

  她铁了心要离婚

  那天,我来找她,她说:“我们今天有事,你出去睡吧。”我想,我在她店里确实也不合适,就出去住了一晚招待所。

  第二天早上,我回店里,两个女孩睡在外间,我问,老板娘呢?两个女孩不说话,只是表情诡异地把嘴往里间一努。我进去一看,桃夭居然和一个男人睡在床上。

  那个男人是她的情人,武汉人,离了婚,自己带着三个孩子。她就是为他跟我闹离婚。

  到了晚上,那男人又来了,桃夭让我睡阁楼,她和那个男人睡在正房里。我怄气,桃夭还说我小器。

  这样的事,闻所未闻。我惊诧不已,问如江:“这样的事你都能容忍,你也太没血性了吧?”如江叹了口气,为自己开脱:“我不是没血性,我连杀了他们的心都有,可是,如果我杀了那个男的,她还可以找其他男人;如果我杀了她,那我们的三个女儿不成了孤儿?”我总觉得他有点替自己的软弱开脱,杀人是万万不可的,但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?

  我跟桃夭大吵了一架,我要她跟我回家,不要再做这种不光彩的生意了,做着做着把自己都做进去了。她说今年只有个把月时间了,让我别管,把这段时间的生意做完了,明年再另作打算。

  我要她关了店子跟我回家,她不肯。两人之间为是走还是留的问题僵持着。

  我两次开煤气自杀,她都救了我,没好气地说:“你要死也别死在我店子里,死了我脱不了干系,你要死就去跳长江啊。”她说这话太绝情了,我气得往二桥上跑,她打电话唤我回去:“你回来吧,我们好好过日子。”我不敢再相信她了,只求一死。店里的女孩给我打电话:“老板,你快回来吧,老板娘出事了。”我将信将疑,还是放心不下她,又从长江二桥上折回来了。回来一看,差点气死,她哪有什么事啊,正玩得悠闲自在呢。

  为了逼桃夭跟我回去,我把她店子的玻璃门都拆了,即使这样,她仍然说:“我不会跟你回去的,我跟定他了。”

  我给那个男人打了个电话:“既然她选择了你,那你就好好待她吧。”然后我自己回家了。

  这两天,桃夭吵着要离婚,昨天,那个男人居然给我打电话说:“她为什么选择我?你还不明白自己错在什么地方?”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,我让他把手机给桃夭,我要亲口问一下她,我究竟错在什么地方,桃夭接了电话不说话。

  这时,如江的手机响了,他翻看手机,说:“是短信,她的。”说着便将手机递给我看。短信内容是:是我对不起你,是我害了你。希望你好好活着,如果有缘,我们还会相见。

  几天之后,如江给我打了电话,说等不到看他的故事见报了,他要离开家乡去广东那边打工。要过年了,人家都往家里赶,他却往外跑。让人怒其不争,更哀其不幸。
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